主页 > 近年方面 >创业公司为什幺纷纷把约聘人员转为正式员工?Uber模式渐被放 >

创业公司为什幺纷纷把约聘人员转为正式员工?Uber模式渐被放

2020-06-19

创业公司为什幺纷纷把约聘人员转为正式员工?Uber模式渐被放

员工无疑是老闆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相较于兼职员工的低成本,全职员工的稳定性和积极性对老闆来说也极具诱惑。我们不妨在这篇文章中对员工模式的选择一探究竟。

兼职模式?全职模式?

当 Dan Teran 在 2014 年成立一个「随选」办公服务新创公司时,其可参考的模式是显而易见的。像 TaskRabbit、Handy 和 Uber 这样的公司,他们都聘请了成千上万的劳工作为独立工作者,也就是兼职员工。 这样做不仅可以帮助新创公司降低工作成本,员工们在决定何时何地工作时也有了更多的自由。

创业公司为什幺纷纷把约聘人员转为正式员工?Uber模式渐被放

但是,Tailan 刚刚读过管理专家 Zeynep Ton 新出版的书,《理想用人策略》,她用 Zappos 和 Trader Joe 这些公司为例证明,投资劳动力更有利于公司的长久经营。Tailan 并不怀疑 Zeynep 的理论。除此之外,兼职员工刚刚开始出现疲软迹象,因为 Uber 最近被集体提告,说他们剥削司机的劳动成果。所以在推出 Managed by Q 的时候,Teran 决定放手一搏:他决定让 Q 的员工都成为全职报税的员工,并享有公司健康保险、退休福利计划以及带薪家庭假期。

这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如今,Q 对全职员工管理在日渐需要全职员工的公司中名列前茅。其中一些创业公司开始採用像 Q 这样比较传统的劳动模式,而另一些创业公司则决定彻底改变他们的运营模式,把劳动力变为真正的员工。

按照 Uber 的标準,二代随选平台是微不足道的,并且这个方法还没有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证据。何况, 一些公司切换员工模式后输得一败涂地。但这个趋势却是毋庸置疑的: 单纯地把生意寄託在承包商的背后是危险的,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努力满足瞬息万变的世界需求,把他们的未来与传统就业的保障联繫在一起。

在过去几年中,承包商模式的合法挑战越来越多。就在上个月,Lyft 和 Instacart 分别以 270 万美元和 460 万美元的金额处理了错误分类诉讼。与此同时,Uber 的最新一轮关于其企业文化为中心的负面新闻,继续就其司机地位的问题进行讨论。例如,纽约和英国的法院都认为 Uber 司机不能被归类为私营个体户,西雅图的司机则在积极争取加入工会的权利,而加州也在考虑做同样的事情。

在这种背景下,一些从 1099 承包商开始的随选新创公司,已经冒险将劳动力转换为全职员工。这使得工资成本增加了多达 30%,但却换来了法律上的安心和培训有序的劳动力。 例如,Instacart 在得知第一个错误分类诉讼之后,便在 2015 年开始向劳动力提供全职员工的选择,现在 W2 佔 Instacart 员工的 20% 左右。

在 2015 年夏天的一些公告中,其他几家公司也开始全面改造员工的聘僱方式。为了能够训练他们的快递员,并为他们提供更多的监督,Shyp 在七月份进行了转换;接着,Luxe、Eden和 Sprig等公司,似乎都集体突然意识到他们需要有更多的员工控制权。大多数这些创业公司避免直接引用错误分类诉讼作为其转换的动机—但是时间的安排显示出,急于改变似乎远非巧合。

「我认为你的公司在衰退,而且你们的公司在向世人说' 等一下,我们得知道我们到底想要什幺,我们到底想怎幺经营我们的生意'。我认为有很多公司会意识到 Uber 的傲慢,他们在遵守基準法规和承担责任方面的表现令人厌恶。」美国国家就业法计画副主任 Rebecca Smith 这幺说。「当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法庭和机构参与到这件事,并声称' 使用闪亮的应用程序或平台不会阻止你成为私营个体户',我们就会看到更多的变化发生。」

但这些变化的产生并不容易。当连接老年人与家庭护理专业人员的平台 Honor 去年初开始改造劳动团队时,它开始了长达六个月的特殊体验,并陆续失去了约 15% 的劳动力。荣誉执行长 Seth Sternberg 说:「我们的工程师必须写出足够的程式码,来继续保证按时支付人员薪资,以及取得正确的税收,这听起来是天方夜谭。」

但是,改变是值得的,他认为:Honor 现在完全能够遵循劳动法,训练其专业护理人员,并提供他们认为更好、更一致的服务。但是对另一家风险投资家庭医疗保健创业公司 HomeHero 来说,事情没有像设想的那样顺利进行:当公司在今年二月份结算的时候,它将把入职成本提高十倍的 W2 招聘模式称为「劣质」就业模式。

「这是我们需要早期做出的一个基本决策,而且决定做的越早越好」,Kapor Capital 的投资人 Matter Kapor 说:「你们与劳动力关係的好坏是商业工程的基本业务架构之一。这不是技术架构,这是社会架构。而这些架构的选择则很难改变。」

近三年来,Q 现在管理了将近 900 名分布在 5 个城市、约 1200 个办公室的员工。这几乎不是模仿 Uber 模式的公司所能享受的超成长,但是缓慢平稳的方法是投资人力的自然结果,这包含了 Q 对长期发展的赌注。

投资者并没有迴避这件事。一年前,Q 在 B 轮中筹集了 2500 万美元。此后,Q 又增加了 3000 万美元的筹款,并将 Google Ventures、Jessica Alba 和前 NBA 总裁 David Stern 列为其赞助商。现金的流入使得该公司能够扩大其办公内容:除了 Q 最初提供的清洁、维护和办公管理服务之外,它又添加了包括诸如瑜伽课程和迎宾午餐等更为丰富的选择。随着不断的发展,Q 还开始为其员工提供更多优惠。就在去年三月,Teran 宣布公司将开始给运营商分发股权。

实际上,Q 和其他随选公司之间的一大差异在于,Q 所依靠的 1099 承包商的平台在禁止接受培训上是合法的。Q 通讯领导人 Ariella Steinhorn 指出:「W2 模式对培训和监督的要求更加严格。」Q 的假设是,投资运营商的幸福和职业发展的回报将是更好的终端产品形式。Steinhorn 说:「快乐的员工最终将带来快乐的客户。」

家庭管理平台 Hello Alfred 也正在使用全职员工来测试这一理论。所谓的“Alfreds”,是深受客户信任的员工,负责从衣物到杂货购物和家居清洁等工作。执行长 Marcela Sapone 表示,由于工作的亲密性,僱用 Alfreds 作为全职员工更有意义。她说她也非常愿意向她的员工提供传统的福利。正如 Teran 一样,Sapone 相信如果她建立起了员工的信任和忠诚度,他们最终将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像 Q 一样,她的公司也正在逐步壮大。儘管她目前只僱佣了大约 200 名的 Alfreds,但她是故意这幺做的,而且她的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处于盈利状态。

提供健康保险和带薪休假等福利,就意味着这些公司对工作人员的期望值往往要高于宽鬆的随选平台。 与 Uber 司机或 Postmates 人员不同,Q 的操作员以及 Alfreds 并不能随时跳出 App,同时记录下几个小时的工作量。他们的工作表是统一发放的,而且那些表格有一些灵活性,因为他们可以与主管讨论商量,调整他们的班次和工作时间。Q 和 Alfreds 都表示,他们与员工合作避免意外的时间变化,另外,Q 也保留了一些营运以备不时之需,但员工时间表仍然存在。

与此同时,客户更有可能希望熟悉办公室或公寓的人来填写他们的请求,并且他们需要这些申请是保证有被雇主严格训练的人员填写的。 拥有 W2 模式的公司希望这些做法可以长期服务于客户,并为客户带来更加有价值的服务。

虽然它还没有得到证实,但这是一个令人期待的理论。这些较新的公司都没有真实接近其发展规模,而最终也只有满足了客户的需求、合法清晰度以及市场上更宽鬆的时间的结合才能确定此方案的随选经济是否成功。这些明显需要安全运营而不是被承包商驱使的公司,正为了将来的可持续、有道德、合法的发展,牺牲扩张和成长机会。如果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那幺未来的工作和过去将有天壤之别。

IBM 都叫停 SOHO 办公了!创业公司还要犯这大忌?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