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家电中国 >TALKS THROUGHT LENS 长镜头谈话Tr >

TALKS THROUGHT LENS 长镜头谈话Tr

2020-05-22

EUROPE MEETS ASIA 》

历史古都伊斯坦堡,向来都是各路商人往来必经之地,种族複杂,人口众多,同时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横跨两大陆的城市。

连接黑海和马摩拉海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将伊斯坦堡一分为二,左岸为欧洲,右岸为亚洲。三座跨海大桥和无数往来的船只串流起伊斯坦堡川流不息的脉络。

这座城市有一百种面貌,每个城区都是不同步调,每个街口都是不同风情。

金角湾将伊斯坦堡的欧洲岸又分为了新、旧城区。旧城区便是从前的君士坦丁堡,它经历了历代王朝兴衰,留下无数历史的刻痕、古老文明的印记。

土耳其的蓝色狂想 》

在新城区遛达了两天,终于决定搭乘地铁到旧城区踩踏。此时此刻伊斯坦堡对我而言依然是地图上的一个城市,虽然身在其中,每个角落却还是隐藏太多未知。

地铁驶出地道,伴随着轰隆隆的风声,阳光从四面八方打入,窗外是无止尽、无止尽的蓝。这是我来到伊斯坦堡后第一次看见博斯普鲁斯海峡、甚至是身处其上。如此壮丽、如此宽阔,无论列车如何前进,窗外景致一如静置,仿佛从千年前至今就没有变过。我倚着窗,看得入神。

「Next stop, Halic. Halic Station.」 随着车内广播,列车逐渐减速,我才发现在跨海大桥的正中央居然有个车站。内心冒险因子窜动,想也没想就下了车,即便这不是我的站牌。

赤裸的钢筋吊桥上,海风从四面发方吹来,看着眼前景致,我突然明白了为什幺会有「土耳其蓝」这个颜色。这片蓝就是孕育千年文化的摇篮,流过岁月纷扰、流过倒戢干戈、流过颤抖的双手虔诚的祈祷。这样的景色如此强烈深刻,内心被浓稠的松蓝色翻搅,血液也都染得混浊。

长镜头谈话 》

他并不是一位专业摄影师,却有一颗热爱拍照和探索的心,说起来我们也还有点像,难怪会一起在城市里走了一整天。跨海大桥上,他要往北,我要往南,但却都被桥上的美景给吸引,在不是目的地的站下了车。

他的英文不是那幺好,想和我介绍南方旧城区的景点,比手画脚了一番却又难以表达。最后便对我说了句:「Ok! You are my friend today!」,我们就这幺一起跳上了往南的电车。(btw我想他想表达的应该是 You are my guest today.)

他是Isa,从小在伊斯坦堡长大,对这座城市的街道巷弄了若指掌。在桥上看见他拿着一台大砲相机时,忍不去想请他为我拍张照。相机后的他看起来专业无比,不停调整我站立的姿势、脸侧的角度,从一开始的有些尴尬,到最后变成越来越越默契的摄影师&Model模式。

或许是因为喜欢摄影,遇到能同样为镜头的魔力着迷的他人时,总是很容易产生某种连结,就算是捨弃语言也能用汇集于镜头前的光线进而呈现出的影像来沟通,且往往比口语更深刻。

在Isa的带领下,我们一起走过旧城区无数巷弄。若是我自己一人,大概轻易地就会错过这些隐藏在地图上、伊斯坦堡最不假修饰的真实面貌。

走走停停,我们的步调很类似,常常不约而同的停下捕捉身边的掠影、欣赏这座城市在镜头下最细腻的风景。一路上我们的话并不多,可能十分钟才说上一、两句话,但透过镜头却表达得更多,语言也顿时不是那幺重要了。

伊斯坦堡城市旧城区流过镜头无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