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家电中国 >修藏与艺术:Klimt Schiele 师徒展 体现启蒙 >

修藏与艺术:Klimt Schiele 师徒展 体现启蒙

2020-06-18

修藏与艺术:Klimt  Schiele 师徒展 体现启蒙Schiele作品——Egon Schiele, Seated Semi-Nude, 1914(伍常提供)修藏与艺术:Klimt  Schiele 师徒展 体现启蒙

早前到英国出差,遇上刚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开幕的大型展览Klimt / Schiele: Drawings,纪念两位欧洲现代着名艺术家Gustav Klimt和Egon Schiele逝世100周年,真的一看难忘。

一直喜欢看这类有关「启蒙老师」与「学生」的技艺师承的展览,前阵子在金钟Asia Society举行的短期展览《诗‧韵——当丰子恺邂逅竹久梦二》就是一个不错的本地例子:透过并排展出两位艺术家的类同作品,清楚无误地展示丰子恺的创作,如何受到日本前辈画家竹久梦二的深远影响。

艺术承传 师徒作品比较

明显地这次Klimt / Schiele: Drawings展览,在策划上也有着同样目的,就是希望从作为role model的Klimt与作为后继者的Schiele的素描和水彩作品比较,看看两者之间的艺术承传,以及探讨Schiele如何通过全面学习(learn)、努力摆脱(overcome),到终而超越(transcend)Klimt。

「An artist of unbelievable accomplishment / A person of rare depth / His oeuvre a shrine.」,这是Schiele为恩师Klimt写的墓誌铭内容,从中可见这位天才艺术家对恩师的敬重之情。说Schiele是「天才」,并不是思想懒惰的随口乱说,而是想说明无论一个艺术家天资再高(以16岁之龄成为维也纳美术学院有史以来招收的最年轻学生),如果没有找到一个能够提携你的启蒙老师,也不容易捱出头来,更大可能的结果是世上又多一个自怨自怜怀才不遇的艺术家,这正是笔者看完这次联展后的最大感受。

初看Schiele的自画像或人物画,你或许会惊讶于看似简单的用笔和构图中,竟隐藏如此强大的艺术力量和魅力。然后若我们再看深一层,更会惊歎于一个生于百多年前艺术家,既具备和他同代的Amedeo Modigliani或潘玉良等艺术家那种对于描绘女性裸体的癡迷及独特灵敏的艺术捕捉,又有近代艺术家如Lucian Freud或陈飞等那种对于人性之喜怒哀乐与生活之无常虚无的深刻描绘,真是难得。

说到联展的焦点,不能不提两者的erotic裸体素描与水彩画。相对Klimt的节制和淡雅,Schiele无论用色和描绘上都彷彿走得更前(或说更激进/expressive/provocative)一点,不太受到社会主流品味或标準所影响。这一点,从Schiele的1910年作品Black-haired Nude Girl中表露无遗:画中的少女模特儿(传说是一个约14岁的妓女),其身体的每一处「敏感」细节,包括嘴巴、乳头甚至阴唇,都被Schiele有意识地添上暧昧非常的鲜红色,令不少在场观者看得目瞪口呆,心裏暗忖:What the hell is that?

儘管Schiele曾因被怀疑勾引未成年少女而被逮捕及入狱,但重获自由后的他依然坚信,人体永远是能够为他带来最大快乐的最后归属。(The figure is after all the most essential, and what gives me the greatest satisfaction, the human body.)

1918年,这两位年纪相差28年的艺术家巧合地先后于维也纳离世,其中Schiele更以28岁之龄英年早逝。同年,他们的出生地奥匈帝国也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而解体。也许,就因为要成全这两位公认为20世纪最伟大的现代主义先锋者,一个大国也要倾覆了。庆幸我们还有维也纳阿尔贝蒂娜博物馆在这次借出二人过百件珍贵藏品,让成千上万的艺术爱好者能在伦敦大饱眼福。

文:伍常(前佳士得美术学院课程主管,现为独立艺术顾问公司Collect总监。

(http://www.facebook.com/wuchang55)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