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家电中国 >情人节恐慌症:重要的不是没有对象,而是喜不喜欢自己现在的模样 >

情人节恐慌症:重要的不是没有对象,而是喜不喜欢自己现在的模样

2020-07-10

「爱情长跑了10年,最后她却选择了,和一个才在一起一年多的人结婚,只因为他有车有房。你说这不是现实,什幺是现实?抵达宴会场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什幺是『你的请帖是我的喜帖』。」一个男人说。

「我最讨厌去婚礼的场合了,尤其是那种不太熟,不去又不好意思的朋友。当一张圆桌坐的都是成双成对的夫妻或情侣,就会有一种自己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被排挤的人的感觉。如果是坐在国中或是高中同学桌,同桌的人平时几乎不会联络(何况还有一半是同学带来的伴),只能低头默默吃饭,还要时不时被旁边的人互相餵食放闪,想要提前离开又怕不礼貌,只能在心里期待婚礼赶快结束。」另一个女人说。

单身的人真的过得较好吗?

我记得多年前我在泛科学上讨论过这个问题:「Florida State University的Scott R. Braithwaite和他的同事调查了1621个大学生,其中单身者占了56%(Braithwaite, Delevi, & Fincham, 2010)。他们发现有稳定伴侣的人比单身者经历较少的心理健康问题、较固定的性行为对象、较少肥胖或过重,不过在身体健康其他指标上则没有显着差异。」

不过,这个研究仔细看的话却还有后续。当研究者把「偏差行为」加入分析之后,发现那些单身者之所以心理状况比较不好,其实是透过药物滥用、过度饮酒等等的这条中介路径(mediation)。换句话说,真正决定你健康的并不是「有没有另一半」,而是你是否有这些偏差行为。

还有一种可能是,痛苦是比较出来的。前阵子去参加一场婚礼,结束之后我们几个朋友分享参加婚礼的心得,才发现原来有些时候看见身旁的人幸福,会促使自己想到目前的感情状态,这就是传说中的社会比较(social comparison)(Festinger, 1954)。

无所谓还是难过?看你跟谁比!

有些人有「情人节」恐慌症,或是「单身病」*,只要看到身边的人都在一起、各种情人节广告不断地打,就会「想起」原来自己是单身,可能想要赶快去找一个、或想起自己的前任情人,想起自己身边曾经也是有人陪着的,然后默默觉得不胜唏嘘。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觉得「哀怨」,事实上,社会比较分成两种:

(1)向下社会比较(downward social comparison):

和状况比自己糟糕的人比较,通常可以让心情比较好。就像你考试考差了,会把自己的分数盖起来,然后赶快去看旁边坐的同学考几分,如果他考得比你差,你就会在心里面暗暗地大笑3声。

(2)向上社会比较(upward social comparison)

但如果你看到有一个人跑得比你前面,通常会觉得自己很糟糕。就像你在公司发现有一个新人的业绩竟然比你好,长得又比你好看,写这个人很会巴结上司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自己一事无成,又觉得他很贱。

回到前面单身的讨论里,什幺决定你是向上还是向下比较呢?端看你比较嚮往单身的生活,还是比较嚮往有伴侣的生活。如果你现在是一个人,但很希望身边有人,看到大家都双双对对,就会巴不得帮他们把后面的撒花背景,从七夕情人节,快转到中元节;但如果妳觉得一个人比较自由自在,可能就比较不会受到身边的人影响。

不过,不同的对象影响力也不一样,一般来说,我们容易和自己相似的人比较(年龄、曾经是同学、朋友、公司同事),可能你身边的人一格一格都结婚了你都没有太大的感觉,但如果你的好姐妹突然跟你说他要嫁了,你的「感觉」就会很大,心想当初说没人要的话要一起住养老院的人,如今各自身边都有了别人,好像只有自己是「被丢下」、「没人要」的那个人,各种哀怨就会涌上来。

其实,当你了解这些感觉是从何而来,你终究会明白,重要的从来都不是自己有没有对象,而是喜不喜欢自己现在的模样。

海苔熊

*本用法源于贝莉的《单身病》一书

延伸阅读

Braithwaite, S. R., Delevi, R., & Fincham, F. D. (2010).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nd the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of college student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7(1), 1-12.

Festinger, L. (1954). A theory of social comparison processes. Human Relations, 7(2), 117-140.

情人节恐慌症:重要的不是没有对象,而是喜不喜欢自己现在的模样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单身才没你想像的简单】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